揭开BCI总部对华强硬内幕:中国企业被排挤今日头条自媒体,国际品牌不愿公布调查结果

  揭开BCI总部对华强硬内幕:中国企业被排挤,国际品牌不愿公布调查结果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范凌志 刘欣 杨若愚】借用“强迫劳动”这样一个“万金油”概念打压他国的产业,是美国百试不爽的手段。近期,被扣上“强迫劳动”帽子的是新疆的棉花产业。《环球时报》近期获得的相关材料显示,为了借精心雕琢的“强迫劳动”概念“以疆制华”, 美西方反华势力除了通过发布报告、召开听证会等多种伎俩污蔑、打压中国棉花企业外,还施压Nike、Adidas等欧美多家知名企业配合其表演,并逼迫“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BCI)总部选边站队,致使BCI承认新疆棉纺织行业存在“强迫劳动风险”,最终决定无限期停牌新疆地区“良好棉花”认证。

  3月26日,“BCI良好棉花”微信公众号发布声明称,中国区项目团队严格遵照BCI的审核原则,从2012年开始对新疆项目点所执行的历年第二方可信度审核和第三方验证,从未发现一例有关强迫劳动的事件。

  但是,据《环球时报》从相关渠道了解到的信息,对于BCI上海代表处和BCI会员企业的自主调查的调查结果,BCI总部“强迫劳动与体面劳动问题特别工作组”却并不满意,而是用“有罪推定”的逻辑来处理问题。

  一位BCI上海代表处前员工表示,虽然BCI上海代表处经过认真细致的调查,未发现“强迫劳动”情况,但由于BCI总部调查组成员立场优先原则,BCI总部调查组对调查结论并不认可,而是迎合反华势力需要,继续推进所谓“调查整改措施”。

  《环球时报》获悉,BCI 总部在推进所谓“调查整改措施”过程中,援引了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人权观察”“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等反华组织的大量不实信息,使得所谓“调查”的真实性、客观性、可靠性存在重大瑕疵。

  巨大压力下,一些国际知名企业也选择无视真相,《环球时报》了解到,BCI合作企业Adidas、H&M的内部调查部门曾入疆开展调查,特别是H&M曾在媒体上明确称“尽管我们没有在新疆采购,但是我们去了阿克苏的工厂,没有发现强迫劳动的证据”。之后,H&M公司受到了包括美国政府在内的各方面压力。2020年9月15日,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以涉嫌强迫劳动为由,宣布禁止从5家中国公司和1家制造厂进口产品。H&M公司随即宣布终止与有关新疆公司的“非直接业务往来”。

  美国“公平劳工协会(简称 FLA)”拥有Adidas、Nike、Vetta等100多家下属会员单位,相关企业在华占有大量市场份额。以最常见的运动品牌Adidas为例,该企业在大中华市场的销售额占据其全球销售额约20%,是Adidas在全球的第二大市场,在2020年全球疫情期间,中国也是 Adidas 首个开始复苏的重要市场。知情人士向《环球时报》透露,在ASPI所谓“报告”发布后,Adidas 曾派人前往新疆地区对相关企业进行了2次实地调查,但Adidas却一直不愿将调查结果进行公布。

  2020年3月12日,《纽约时报》刊登《美议员要求,严格限制从新疆进口商品》提及“FLA 援引'关于新疆地区强迫劳动和其他侵犯基本人权的可靠报道',要求旗下会员进行调查并寻找其他资源”。FLA 旗下会员单位 NIKE、Patagonia 等纷纷表示支持FLA关于反对新疆“强迫劳动”的呼吁,NIKE宣称不直接在新疆地区采购任何产品,致力于维护国际劳工标准。

  2019年3月至2020年2月,相关中国企业通过各种方式详细说明了新疆不存在“强迫劳动”问题,但都难以改变BCI总部的态度倾向。2020年10月21日,BCI官网发布“BCI停止中国新疆所有线下活动”的声明,称受到相关原因影响,BCI 将停止在新疆地区的所有线下活动,无限期暂停新疆良好棉花认证。《环球时报》记者去年12月底在新疆采访期间,多家企业向记者展示了BCI发出的停止认证电邮。

  为什么BCI总部对中国新疆如此带有偏见?知情人士对《环球时报》透露,BCI理事会前任主席立场客观中立,“强迫劳动”引发舆论关注后,积极与相关中国企业联系,商讨应对解决办法。然而,2019年5月,美国SUPIMA公司负责人MARK(美国籍)成为BCI 新任主席后,事情发生了变化。与前任主席不同,新任主席高度重视美国公司利益,与BCI客观中立的立场相冲突,由于其强硬的对华态度,使得中国会员受到排挤。

  同时,《环球时报》得到的资料显示, BCI理事会大部分成员系欧美零售品牌商的派驻代表。由于会员缴纳的会费是BCI的主要收入来源,因此美国的NIKE、LEVIS、GAP等著名品牌商代表在 BCI 理事会中有较大影响力和话语权,能够直接影响BCI决策。而美国国际开发署则是BCI的赞助商,这家代表美国政府意志的机构,对BCI理事会也有着很大的影响力。正是这些理事会成员,不断要求BCI总部对新疆会员单位采取行动。

  《环球时报》从BCI官网及知情人等渠道了解到,受BCI理事会影响,2020年4月1日,BCI总部成立“强迫劳动与体面劳动问题特别工作组”调查新疆“强迫劳动”问题,该调查组包含公民社会组织、零售商、品牌商和咨询公司等机构的代表11人,其中包含了“美国公平劳工协会(FLA)”秘书长兼董事Shelly Heald Han(中文名韩雪莉)、“人权观察”研究员 Komala Ramachandra、“国际劳工权利论坛”官员 Allison Gill 等人。而上述成员和组织存在诸多反华“黑历史”。之后,该调查组进一步联手美英人权组织代表与BCI总部高层举行多次联席会议,持续影响BCI总部对新疆“强迫劳动”问题的判断,使BCI与调查团形成统一的立场,为英美人权组织插手该问题不断加码。

  《环球时报》获悉,在调查组举办的其中一次会议中,参会成员除了上述的BCI调查组的反华组织成员代表,还邀请了长期接受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资助的“维吾尔人权项目”的负责人路易莎·格雷芙等英美人权组织代表,路易莎·格雷芙曾担任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副总裁。

  这次会议上决定无限期停止对新疆良好棉花认证,甚至提出一个令人发笑的卑劣要求:任何关注“新疆问题”的人权组织(不限于参会组织)均有权获悉BCI涉疆调查情况,且BCI作出的任何决定,对外也要宣称“与人权组织无关”。而BCI上海代表处对上述细节均表示不方便回应。

上一篇:布达拉宫脚下沐春风 西藏民众忆农奴解放苦与甜
下一篇:中国驻津巴布韦大使馆正式启动“春苗行动”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