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组阁前景扑朔迷离

  头条网耶路撒冷3月26日电(国际观察)以色列组阁前景扑朔迷离

  头条网记者尚昊

  以色列中央选举委员会25日说,第24届议会选举选票统计结果显示,没有阵营获得组阁所需的61个席位。

  舆论认为,从选举结果看,新一届政府的成立路径尚不清晰。但无论如何组阁,未来一段时期,以色列“右转”趋势不可避免,新政府在巴勒斯坦等中东地区热点问题上的政策将基本保持连续性。

  两大阵营对决

  以色列议会选举投票23日举行,共有38个政党和党派联盟参加角逐,这是该国两年内举行的第四次议会选举。

  25日公布的计票结果显示,现任总理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右翼政党利库德集团获得议会120个席位中的30席,位居第一;前财政部长亚伊尔·拉皮徳领导的中左翼政党“拥有未来”党获得17席;宗教政党沙斯党获得9席;中间党派蓝白党获得8席。

  与此前三次选举右翼阵营及中左翼阵营对决的局势不同,此次选举的格局发生重大变化,演变为内塔尼亚胡阵营与反内塔尼亚胡阵营之间的较量。由利库德集团及三个宗教政党组成的内塔尼亚胡阵营获得52席,由“拥有未来”党、蓝白党等组成的反内塔尼亚胡阵营获得57席,两个阵营均未达到组阁所需的61席。目前尚未表态支持哪一阵营的统一右翼联盟和联合阿拉伯党分别获得7席和4席。

  按照相关规定,议会选举最终结果将于31日提交以色列总统里夫林,由其在7天磋商期结束后决定获得组阁权的人选。

  组阁前景难料

  内塔尼亚胡表示,以色列需要一个“稳定的政府”,不排除与任何政党合作。而拉皮徳说,将与其阵营各方协调下一步行动,竭尽全力为以色列建立一个“理智的政府”。

  舆论认为,在内塔尼亚胡方面,尽管其在竞选中大打“疫苗牌”和“阿以和平牌”,但并未得到期待的胜利,内塔尼亚胡若想组阁则必须同时获得统一右翼联盟和联合阿拉伯党的支持。目前看,统一右翼联盟似乎更有可能最终加入内塔尼亚胡阵营,但该党表示“加入内塔尼亚胡政府不是定局”。而联合阿拉伯党方面,尽管该党表示“不会排除加入任何联盟”,但内塔尼亚胡阵营中一个具有明显反阿拉伯色彩的极端宗教政党已表态,拒绝以任何方式与联合阿拉伯党合作。

  内塔尼亚胡组阁还有另一条路径,即拉拢反内塔尼亚胡阵营一些议员“倒戈”,但舆论认为这一方案可能性较低。

  反内塔尼亚胡阵营方面,组阁路径相对清晰,即获取统一右翼联盟或联合阿拉伯党任何一方青睐即可。不过有分析人士指出,即使该阵营成功组建联合政府,其意识形态及社会政策取向上的具体差异都会使之成为一个不稳定的组合。

  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政治学系研究员约纳坦·弗里曼认为,该阵营除了在取代内塔尼亚胡问题上有共同意愿外,过于分裂,很难找到共同的意识形态将他们捆绑在一起。

  分析人士认为,以色列新政府组建之路不会平坦,而且即便组阁成功仍面临很多困难和不确定因素,该国或将不得不面临2019年4月以来第五次大选。

  “右转”趋势难改

  在此次议会选举中,右翼政党获得120个议席中的72个席位。舆论认为,选民继续向右翼转是此次议会选举中的一个趋势,中左翼政党在新一届议会中的生存空间将遭到进一步挤压。未来一段时期,以色列在巴以、伊核等问题上的强硬立场不会发生太大变化。

  以色列民主研究所所长约哈南·普莱斯纳表示,如果内塔尼亚胡组阁成功,其政府可能成为“该国有史以来宣誓就职的最民族主义的右翼政府之一”。

  也有舆论指出,即使由反内塔尼亚胡阵营组阁,新政府“右转”趋势或也不可逆转,因为该阵营的部分右翼政党在巴勒斯坦、定居点等问题上与内塔尼亚胡的意识形态相仿,甚至比内塔尼亚胡更强硬。

  以色列政治评论员阿基瓦·埃尔达尔指出,尽管不同政党对内塔尼亚胡的态度截然不同,但在占领土地、人权等问题上,这些政党之间没有明显区别,而且大多数中间派和左翼政党选择将这些问题掩盖起来,不列为政党议程的优先事项。

  分析人士认为,拜登就任美国总统后,以色列在美国中东地区政策中的地位有所下降,这给以色列今后发展和安全带来不确定性,在事关以色列安全和既得利益方面,无论任何领导人上台,相关政策都不会发生太大变化。

上一篇:拜登拒绝就新冠病毒起源置评:我要等科学界做出判断
下一篇:意大利两名医生接种新冠疫苗后 分别诞下带有抗体女婴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